幸运熊猫游戏网站
关闭

越剧迷不得不知的“冷知识”

2019-08-20 09:32:11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程和平

越剧发源于浙江嵊县(今嵊州),早期演员都是当地劳动人民出身,舞台唱念语音纯粹是当地的口头语音。后来,演出扩展到大中城?#26657;?#36824;向京剧、绍剧等古老剧种学习表演、移植剧目。因演出官场戏和宫闱戏需要打“官腔”、用“官话?#20445;?#22240;此唱念中就较多使用嵊县方言中的书面语言(即读书音)。

上世纪40年代,袁雪芬在上海掀起越剧改革浪潮,越剧的舞台语音也逐渐发生变化。为了达到舞台语?#28304;?#20247;化、通俗化的要求,演员在唱念中舍弃了一些嵊县方言中过于俚俗的土语土音。除大量运用嵊县方言中的书面语音外,有些字的读音,还吸收了话剧、昆剧中使用的读音和中州韵中的语音音素。

1949年以后,有些字的读音则向普通话靠拢。这种从嵊县方言音变读成近似普通话和中州韵的常用字,据1980年调查统计,有350多个。

越剧舞台语音,在行内通称“越白”。其中用嵊县方言中的书面语音和近似普通话的读音,称为“官白?#20445;?#27839;用嵊县方言中的生活语音,称为“土白”。

现在越剧舞台上使用的语音,以“官白”为主。“土白”则是作为色?#24066;?#30340;艺术语言来使用的。在演出传统剧目中的生活小戏(如《箍桶记》之类)和某些小丑角色时,常采用“土白”。

越剧语音共有二十道韵辙,归纳为十三个韵部,范围跟流行的戏曲十三辙大体对应。

现在,我们按二十道韵辙比较一下越剧字音和台州方言(?#36234;?#27743;老城区海门话为例)字音的异同,以帮助广大越剧爱好者了解越剧字音的发音规律,把越剧唱得更加动听。

由于篇幅关系,本文择要举例?#24471;鰲?/p>

第一韵是拉抓韵,韵母为[a][ia][ua],如“啊、呀、哇”等。

这一?#25103;?#20004;种情形。第一种跟台州方言的口语音相同,?#28909;?#21834;、?#21834;?#22812;、花、画等字。第二种,台州方言口语?#35805;?#35835;[o]音,越剧读[a]音,如丫、加、家、虾、差等字。

其实,后一类?#37096;?#25353;嵊州方言口语(即越剧土白)读作[o]音。如尹派《盘妻索妻·洞房悄悄静幽幽》唱段中,有一句“从此我四书五经无?#30446;矗?#19977;餐茶饭难下喉?#20445;?#20854;中“茶饭”的“茶”唱[o]音,跟台州方言相同;赵志刚的《沙漠王子·算命》中的唱词“玉佩上沙漠王子四个字,千载万世永不移”中,?#21543;场?#23383;也是唱[o]音的。

第二韵是腊塔韵(入声),韵母与第一韵韵母相同,但发入声,声音短促。这一韵跟台州方言不同。

如捏、虐等字,越剧音韵母为[ia],入声;台州方言读音韵母为[ie],入声。“学”字在越剧里有两种读法,韵母分别是[ia]和[io]。?#28909;紓?#23609;桂芳《浪荡子·叹钟点》(1948年)中的?#25226;?#29273;学语逗人笑”“我在学校把书教?#20445;?#20004;个“学”字都唱作[ya],入声。赵志刚在《浪荡子·叹钟点》“大学之中有伴侣?#26412;?#20013;的“学”唱作[yo],入声,音同台州方言的“育”。

第三韵是怀来韵,韵母为[ai][uai][ei][iei][uei]等。具体分两种情形。

第一种,韵母为[ai][uai]的。在这里,[ai]表示单元音,发音跟英语的/?/相近。?#28909;緇场?#20054;、快等字,越剧口语本跟台州方言相同,都是拉抓韵,后来变音了。举个例子。“卖?#20445;?#22303;白读[ma],官白读[mai](音近“慢”的台州方言音)。吕瑞英和赵志刚对唱的唱段《花中君子·一个卖字情一片》中,同一个“卖”字,赵志刚采用的是官白读音,吕瑞英干脆直接用普通话发音。

第二种,韵母为[ei][iei][uei]的。[ei]也表示单元音,发音跟英语的/e/相近。典型的如街、写、谢、爷等字,嵊州方言的韵母本来都是[a],跟台州方言读音相同,后来受到普通话的影响,发生变音,读音向普通话靠拢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椒江海门话里没有[ei]这个读音,黄岩、临海、温岭等地都有。

第四韵是勒决韵(入声),韵母为[e][ue][üe]。需要指出的是,决、缺、掘、血、月、越等字,越剧读音和嵊州方言读音的韵母?#24452;?#20026;[üo],现在归为[üe]韵,这?#37096;?#33021;是受普通话影响的结果。?#36234;?#37319;风《官人好比天上月》唱段为例。“官人好比天上?#25314;?#20026;妻可比月边星。月若亮来星也明,月若?#36947;?#26143;?#19981;琛!本?#20013;四个“月”字,在1962年版都唱[üo]韵。到了1981年版,前两个“月”字仍唱[üo]韵,后两个“月”字唱[üe]韵。

第六韵是六托韵(入声),韵母为[o][io][uo]。

?#28909;紜?#35282;”字,越剧音、嵊州音原?#24452;?#35835;[go],入声,发音与台州方言相同。后来,向普通话靠拢,变读为[jio],入声。

以?#36887;?#27004;梦·天上掉下个?#32622;妹謾?#21809;段为例。“眉梢眼角藏秀气,声音笑貌?#27573;?#26580;”一句,在越剧电?#21834;逗?#27004;梦》(1962年)中,王文娟把“角”唱[go]音,同台州方言。王文娟85岁跟?#33459;没?#19968;同登台,再唱到这句唱词时,又把“角”唱作[jue]音。现在多数演员把这个“角”字唱作[jio],?#28909;?#39068;佳和周伟君表演这一出戏时,就唱这个音。

这三个读音的关系,应当是这样的:[go]是本音,[jue]是模仿普通话“角色”的“角”字发音,[jio]则是模仿普通话“角落”的“角”字发音。

第八韵是铁锡韵(入声),韵母为[ie]。发音与台州方言相同。练习这个韵,可模?#36335;?#29790;娟《孔雀东?#25103;傘?#20013;的唱段《人去楼空空寂寂》。“人去楼空空寂寂,旧日恩情情?#26143;小?#24518;往昔,往昔夫妻甜如蜜;忆往昔,往昔夫妻如胶漆……”寂、?#23567;?#34588;、漆等字音读准确了,唱起来就很押韵。

无论是台州方言还是越剧,[ie]韵的读音都有向[i]韵简化的趋势,但仍然是短促的入声韵。范派小生吴凤花在《越剧考级教材》示范唱段中的这段《人去楼空空寂寂》就是按[i]韵来归韵的,为?#25628;?#38901;,连“?#23567;?#23383;也唱成了[qi]音。章瑞虹的归韵处理跟吴凤花相同。他们两人的处理跟范瑞娟原来的归韵是有明显不同的。

第十七韵是铜钟韵,韵母为[ong][iong]。这一韵的读音跟台州方言相同。但是,我们研究发现,在越剧中,“绒”字读[niong],而该字在台州方言里,读音与“从”字的台州方言音相同。如赵志刚《浪荡子·叹钟点》唱词“妻子含笑结绒线,老父有兴讲笑话”中,“绒”唱[niong]。

另外,“兵戎”的“戎”按照读音规律应该跟“绒”同音,但方亚芬在《香妃·月朦胧雾朦胧》“王爷他,听从沙俄来怂恿,磨刀霍霍兴兵戎”中,将“戎”字唱作[yong],跟台州方言“光荣”的“荣”同音。

第十九韵是天仙韵,韵母为[ian]。这一韵在台州方言里不带鼻音,但越剧带鼻化音。

戚雅仙的唱腔?#35805;?#25226;这一韵读作[i]韵,这可能是受宁波方言或上海方言影响(戚雅仙祖籍宁波余姚,长期生活在上海)。以《?#21672;?#20256;·为妻是千年?#21672;?#23784;眉修》唱段为例,其中天仙韵的字,她都唱[i]韵。

“许郎啊!为妻是千([qi])年([ni])?#21672;?#23784;眉修,羡红尘远离洞府下山走。初相见([ji])风雨同舟感情深……为了你舍生忘死盗仙([xi])草,为了你水漫金?#26898;?#28023;斗,为了你不听青儿良言([yi])劝,为了你断桥硬把青儿留。”有兴趣的朋友,可以找出戚老师的唱段来印证一下的。

第二十韵是团圆韵,韵母为[on][uon][üon]。

这个韵台州方言不带鼻音,越剧是鼻化音。

还是以举例?#24471;鰲!?#30887;玉簪·?#22836;?#20896;》李秀英(?#31561;?#39321;饰)的唱段中,押的就是团圆韵。试摘一段:“你不要多言多语多相劝,害得我多思多想多心酸。?#20540;?#23064;错选错许错配人,配了你这个负情负义负心汉。我也曾好声好气好言问,你却是恶言恶语恶待看。你不该不声不响不理睬,你为什么瞒书瞒信瞒玉簪。”其中,“?#21834;薄八帷薄?#27721;”“看”“簪”等字,仔细听,发音是很有特色的。

(本报发表有删节。更详细内容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?#30333;?#21103;侃”。)

责任编辑:泮非非
相关阅读
幸运熊猫游戏网站